当前位置:首页 >> 分享长白山 > 名家专访 >

名家专访

七绝一神——记著名山水画家黄璘

〖内容整理:本站编辑〗 〖发布时间:2013-11-28 14:08:23,该文章已经被1人阅读过〗

长白山的美,并不是用语言简简单单就能描绘的。这种超乎寻常的感觉,被人们称为大美,她给人的震撼是那么清晰。黄璘的水墨冰雪山水,正是以这大美长白山为灵感之源,为我们呈现了一幅幅灵动的画卷。
        黄璘对于水墨的驾驭,有一种豁达的美感,可以说是前无古人的。应该说,他的水墨山水有长白山的大美情怀,蕴含了极为丰富的情感。站立于巨幅作品之下,冲击感是非常强烈的,甚至于观者可以发现,每一次看他的画,都会有不同的感受。最终把多次不同的感受汇集起来,难免要总结出一个“七绝一神”。
       一绝为双手绘画,因此画中的线条无不是以行云流水之势跃然纸上。这在表现山脊的画中尤为突出,山峰连绵不绝,云里来,雾里去。长白山的云牵雾绕、神秘莫测在画中凸显出来,令人印象格外深刻。曾见到他现场作画的人对这种线条的诞生过程大为惊叹:“黄璘在绘画的过程中很容易就进入了一种忘我的境界。不止用右手画,也时常换做左手执笔;不仅竖着描绘,甚至还绕着画走,可以横画、倒画。”这应当是对绘画入迷到了一定程度之后自然流露出的真情所致。古人曾说过胸有成竹,若不是胸有群山,又怎能做到这般潇洒!


二绝为留白。在这些以长白山为题材所作的画中,山形水色呼之欲出。细细看来,云雾、流水、皑皑白雪,无不是以水墨的洇迹为边,而对于原本需要描绘的雾气、飞瀑,则全无笔墨。这种用强烈反差效果刻画出来的景致令人拍案叫绝。这种依靠控制水墨在宣纸上洇开的速度和范围,来表现景观的方法,不仅是独树一帜的,而且还是很好的防伪标识。我们说,蒙娜丽莎的微笑被模仿出千万种,但水墨云雾却变化莫测,就是前一秒也与后一秒迥然不同。试想,谁又能让水墨洇迹在宣纸上走出两次相同的轨迹呢!

 三绝为挤压。看画的人往往惊叹于黄璘的表现技巧。我们看古人的传统山水画,往往会发现很多空白之处,这也是一种构图的艺术。而黄璘的山水画,构图却都是很满的,这也就是其山水云雾如此生动的关键所在。单纯的留白是非常简单,而这个挤压与留白的结合,就需要颇深的功力。观者看见黄璘画中的雾,就感觉雾及其生动,在画中表现出来的是一种飘散、蒸腾的感觉;见到画中的水,就感觉这是流动的水,在画中有飞溅奔腾的气势。而实际上仔细看去,又见不到什么过多的刻画,因此不禁暗暗称奇。黄璘对此的解释就是:“通过周围景物的推挤,它自然而然就显现出来了。”

四绝为透视。喜欢看画的观者,应是很容易就能发现黄璘水墨画中的与众不同之处。作为水墨画的革命尝试者,他首先尝试了对于西画的借鉴,体现在作品中,就是光影效果的表达,空间距离上的处理手段。这种恰当的借鉴,不仅丰富了他个人的画作,同时也为我国水墨山水画的发展开辟出了一条新路。

五绝是对长白神山的描摹出神入化,这个感觉是很难用语言来形容的。如果硬要去说这种感觉,对于没见过长白山远景的人来说也是十分难以理解的。在天气很好的时候,于数十公里之外远看长白山,看到的景色就是这般令人惊奇。她的轮廓是那么的清晰,山的纹路、条理,无一不历历在目,似乎触手可及。这山峰的色彩,又是那样的饱满,山体的部分甚或是比天空还蓝,被褐色的部分包裹着,而又像要溢出的水。这种景致黄璘仅仅以画笔蘸黑白水墨就完全展现出来。这使许多没有见过长白山的人怀疑他是在搞艺术的再创造,但是当他们真的见到了长白山,则为这种大自然的美而折服,也为黄璘的绘画技巧之高深感叹不已。

 六绝是长白山的雪,在黄璘的画笔下熠熠生辉。我们也看过外国的画家画雪,比如《雪中纽南老教堂旁的墓地》。虽然因为绘画技法的不同,拿来做对比是多少有些不太恰当。但是相比之下,就很容易看出在对于雪的表达上非常不同。后者是通过调制层次不同的白色颜料来勾画雪景,而前者则是通过淡墨的走向洇出了雪景。而且这种洇出来的雪景显得格外松软,似乎一触即化。

 七绝是雾气。对于画家来说,有形的物体总是很容易表现。而雾气这一类近似于空气,十分飘渺的存在,总是难得表现完美。

对于画家来说,活到老学到老是一个铁则。黄璘现在仍然处在攀登艺术高峰的过程中。通过观赏他这些年的作品,其实不难发现其中的变化。早年对于雾气是少有尝试的,而近些年的作品中,他对于长白的描绘,逐渐从雾气中拨云见日,打开了一个绝佳的突破口。黄璘对此说:“我也是一直在探索。”
        神,说的是黄璘在画中表现出来的精神。这是一种引人向上,蓬勃发展的精神,不仅体现了中国人的拼搏劲头,更反映出了我国厚重的文化气息。画中看似多面来光,实为一面,光、气完美结合,让人似乎可以呼吸到画中的新鲜空气。画中取景多为长白壮丽山川,旷达山野给人豁达之感,其以祖国大好河山比作博大胸怀的寓意不言自明。而这种对于精神的追求,也是许多外国艺术家在逐渐丢失的宝物。可以说,“85美术新潮”后,中国的艺术受西方左右了近二十年,而一朝梦醒后已经完全走出了自己的风格。只是艺术的基调已经变了太多。算到如今,像黄璘一样,仍能沉下心来,描绘远离人世喧嚣的大美者,已是少之又少。